随感 0003

东山夜色

*  自由主义主张原子的权利,指望那只看不见的手冥冥中调控着原子的行为,并乞灵于原子的良知。这种理论以为原子的良知能引导自私的努力而产生最有利于公益的结果。这是幻觉。良知乃是一种需要实现的东西。在良知未发明前,无量原子只在无明中产生越来越严重的混乱,也因此制约自私的满足和之间的竞争。自由主义的主张整个是颠倒的。

*  熵,不是混沌的度量,而是生命病态的指标。熵即无明。

*  对逻辑癖来说,模糊性是自然语言的缺陷,于是发明人工语言和精确科学。实情是,模糊性正是自然语言的本质,它唤起的是思想、诗意和事实,而不是把语言当成机器的指令。

#  素问-上古天真论: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 其次有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数。其次有贤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久廬】:不要自甘于做一个贤人,不要自得于做一个圣人,不要自满于做一个至人,必为真人。真人者,成己者也。

#  何谓邪?不胜不平谓之邪,过与不及,不得中和故,非有邪这种东西作用于我。凡邪皆自邪。所谓内邪也是一种外邪,而最严厉的乃是人邪。人邪不治,良医何为。

#  青蒿素与青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

#  为医之道,须以最低加害、最小副作用为圣度。这不是所谓的保守,而是无奈的慈悲,因为凡病皆其自愈,决非医赐。

#  素问-生气通天论: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久廬】:不是和阴阳,而是和则阴阳平秘。和,是自身感觉的整体情状,不是及物动词,刚好颠倒过来,这是由于站在他者的立场从现象上猜度他者而非自身体会的缘故,于是阴阳就成了对立共生的两个东西。圣度不如自度。而且,精神也不是他治的结果,恰恰是自治的主体,从容自若,所谓未发之中,即是阴平阳秘,其实无阴无阳。发而皆中,则阳密阴固。治阴即是治阳,治阳即是治阴,自治而已。

#  孙思邈说:世有愚者,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我倒宁做那个愚者,犯下的罪过可能会少些。无病可治,治也不治;无方可用,用也无用。何以故?病自病,必也自治自愈。

#  精神一词,根本讲,就是精-神。神是精之显,就是阳;精是神之本,就是阴。精与神都是显现于他者心目的对象之物。然则精与神必有那个之间,即符号-所意谓的那个东西,名之曰炁,即真气。炁乃精神之根或精神之自身。现代精神一词的流行,正是炁的隐遁。而精气神三宝之说,则是对精-神的彻底褫夺,三者都沦为尘垢之物。

*  大数据所能揭示、控制和造就的,无非是乌合之众。

*  对算法的恐惧,这件事本身倒是可怕的。上帝或将显现自身为一个数学式。

*  通货膨胀作为一种有效的统治机制,与其说是不可避免的,不如说是必需的,一方面保持薪水的表面增长,一方面隐蔽地稀释拥有的财产。这样,一个人必须作为工具人才可能维持某种物质的条件。不过,作为彻底的无产者,我的做法是,勒紧裤带。

*  思想的语言表达尽管也必得使用理性的词语--语言和词语总是理性的产物,但本真的思想从不排除谬误,相反,对谬误至少是与真理一视同仁,甚至有所偏爱的。思想的近义词不是真理,而是悖论;不是逻辑,而是艺术;不是命题,而是诗。

*  视悖论为病毒,把解决悖论当成治疗技术,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不会明白,悖论乃觉悟之天启,也是一线自由的生机。

*  工人,是机器人的前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