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0004

村头明月夜行人

#  不能自治,焉以治人?一病姑息,一疾又起,医者何为?死于庸医手下,活该,不能自明自治故。圣医不治。以兵法治人,大恶。

*  据说悖论造成数学的三次危机和进化:毕达哥拉斯悖论引入无理数,无穷小量悖论发展出极限论,罗素悖论建立了公理集合论、逻辑类型论和塔斯基的语言学。可见就科学而言,悖论也是根本的创作源泉;实情倒是,科学并不因此战胜了悖论,而只是发明更多的规定以躲避悖论的天遣。在新的规定中,悖论的现象以某种技术的方式被物化,而当其为某种存在之物,比如无理数、无穷等等。这种解决方案或许可以让科学欢欣于此刻的胜利,但有良知的科学家清楚这是驼鸟的自欺,悖论之树必将长出新枝。仿佛死神,在醉酒的欢歌中被暂时遗忘了;或者像带瘤生存者,把悖论视为理性的命运,尽管关于悖论的本来面目,从来是莫名的。

*  必须指出,逻辑不在逻辑学那里,而在我的生命。我的生命自然地就是逻辑的。逻辑的法则乃是生命逻辑的异化。悖论就是在异化中发生的。

*  真理是自明的。逻辑所证明的,只是真理的近似物。

*  维纳提出了值得深思的问题,但他的著作让我厌恶。维纳说有机体是信息。他几乎切近了佛陀的经验,比如空。然则信息乃是感觉的异化。什么意思?当我说到感觉,生命乃是一种活生生的当下明觉的自身存在;而当他者说到信息,生命被遗忘了,成为空中之物。

*  关于上帝全能的悖论,我这样把握:在理性的逻辑中,上帝是个悖论。换言之,悖论在悖论中有其存在的合法性。

*  如果我对所阅读的东西没有想法,那无非意味着,我所阅读的内容尽管讲得头头是道,但够不着我的思想的高度,甚至不足以激发我的批判的激情。

*  我只接受这样一种历史决定论:我决定我的历史。我的历史决定我。我的现在决定我的过去和我的未来。所谓历史,只有在本己的意义上,才是决定性的,而且是绝对地决定的。这样一种历史决定论,不是建立在他者对历史现象的信念和预言上,而是切身的经验和事实。

*  分裂就是损耗。零件就是损耗。结构就是损耗。物化就是损耗。这就是永动机不可能发明的原因。一,才是永动机的原型。

*  劳作只会产生奴隶。

*  科学不但是一种宗教,而且是宗教的完成和终极形式。

*  对社会秩序和自然规律的执着追求永远不可能如愿的根源在于:理性在对秩序和规律作出规定的同时,也赋予非秩序和非规律的合法性。

#  医者,人之司命也。这是一位名医说的话。恐怖之极。

#  若以庖丁解牛比医术之高明,则患者恐亦如此牛矣。

#  某种意义上,现代人不得癌,仿佛已然是人生的一种缺憾。

#  岂有丹妙药,皆己病病己。性命失修,则诸病纷起。根治在治天治地治人,自治而已。自治则天地人治。治天善避,治地节欲,治人自律。洁身自好,自足常乐,不随波逐流,不同流合污,病安从来?故自治惟在觉悟,觉悟尔后可以自治。

#  中医治病大抵开方了事,殊不知治病之首要在改变病的条件,比如绝外邪、调情志、变作息、停劳役、适饮食,等等。即便用药,也要讲究药材质地和制作之法,且要告知服后情状和可能的副作用。凡此种种,庸医不管。

#  庸人芸芸,故庸医日众。

#  素问-五脏别论: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恶于针石者不可与言至巧。病不许治者,病必不治,治之无功矣。【久廬】:仿佛是信则灵的另一种说法。然则至德不可言,至巧不可得。无明信鬼,自明则神。庸医当道,不如不治。不治尔后可以自治。

#  勿为小人医,要为君子医。要为君子医,必先为己医。

*  若按实验得出的规律生活,则必已生活在实验室中。

#  明道简理,外以膏贴,内以食疗,常以导引,辅以灸砭。这是我现在总结的自治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