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0021

苍山晚涛

#  春夏秋冬四时,不离地也,地之四时;东南西北四方,不离中也,中之四方;水木火金四象,不离土也,土之四象;肝心肺肾四藏,不离脾也,脾之四藏;胆小肠大肠膀胱四腑,不离胃也,胃之四腑;眼耳鼻口四官,不离神(心)也,神之四官。是谓五行,四而一,一而四。四之变化,可道之道也,不可数穷;一之此在,不可道之常道也。一因四显,四显实一。所谓抱一,非独守孤一也,而乃谓守一可以千变万化,千变万化始终不离一也。故云孤阳不生,孤阴不长。千变万化,一之千变万化也;一,千变万化之一也。千变万化总还是一,一总是千变万化。五为德,一自在故;四为善,从一也。

*  五行可谓德之模型。四行缺中,只可谓善。

*  度世婆心,即明觉之此心也,度己即是度世。无明妄度。

*  天何所密耶?肉眼所瞕耳。

*  性尽命至,灵根出现。性命者,非灵根之尘,必尽至而为灵根之成也。

*  西游云:人人具足,个个圆成。具足什么?自足也。圆成什么?成己也。

*  先天后天,一分即乖。人以顺,仙则逆。

*  庄云:摄精神以长生,忘精神而无生。--相对故需摄散也,绝对则自忘矣。

*  肾水者,精神之清流也,思想之谓。此为坎水,然则离火何为?火者,生命之大志也,必以肾水之润。水火既济,自明之谓也。

*  义务与本分,不可混为一谈。义务是外事,为他者所规定,凡夫以从。本分则是必有事,乃德行所至,非觉悟者莫属。我不尽义务,只行本分。

*  一切形而上学所谓超验的东西,必是可自明的。

*  说意志是盲目的,无非意味着,意志不可以被作为对象而加以认识,必以自明。意志乃是生命的本质规定性,说无生命的东西是有意志的,那是一个悖论。

*  没有现象后面的世界,也没有现在后面的未来。

*  黑格尔与叔本华本该为结义兄弟,却成死对头,这件事正好说明西方思想传统的分裂的无明。思想相悖,虽兄弟亦为之反目矣。对一个觉悟的思想者,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  叔本华之所患,正是老子早已患之的身。不夸张地说,人身仿佛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虽有一二朝圣者,却已阻断觉悟之路。

*  当亚里士多德说出: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我马上知道这是个不孝之子。他该说吾如同爱真理那样爱吾师。进言之,孝之情须把握为思之明,明则和。

*  在认识的有限的烛光中,意志是不自由的,仿佛一只关进笼子的雄狮。只有在觉悟的澄明中,意志才无拘无束,朝向天命所之,就象一条龙,而不能用任何一种可见的动物为象征。

*  本真的演绎,乃是本己发生,也就是化育;而本真的归纳,乃是觉悟归己。这两条,我名之为生命逻辑。

*  痛苦,倘若可以忘却、转移或抵销,那无非是说,痛苦还不够强烈,还不成其为痛苦,还不是痛苦。审美的问题就在这里:本己的切身的痛苦被他者当成异己的表演。审美主导下的所谓艺术,不但是幻觉,且其本质是邪恶的,当真正的痛苦来临时,这种治疗性的体验不堪一击。痛苦,要么发出呻吟呐喊吼叫(藝術),要么觉悟升华为慈悲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