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0026

苍山顶

*  仁,形象地说,就是种子,比如桃仁,但不是物,而是生命之为生命的一点灵明。不可以把仁理解为固定不变的寂然不动的东西,也不可以理解为普遍或同一的东西,也不可以理解为仅仅是一个思想借助的概念,而必须把握为绝对的独一无二的生命自身,也就是活生生的我,有待成长,且必有自身的成长:先是仿佛火星,击破黑暗,然后变成照亮陋室的油灯,接着变成照亮前方的火炬,再往后变成普照世界的日月,乃至于生命整个儿变得透明,黑暗消失了。只有到最后,仁才齐备自身含蕴的全部德性,智慧圆熟,生命成己之是。这个过程,不妨说就是上帝的成长史,作为一个人,不过是青涩时期的浪子生涯。

*  朱熹云:至感而遂通,惟圣人能之。--盖圣人必也曾为俗人,唯能至而觉悟。俗人,滞于外物,故不能相通也。通则圣。不可谓圣俗有二。

@  儒家天人合一思想:易传:与天地合其德。中庸:与天地参。孔子:天地之性人为贵。张载:天人异用,不足以言诚;天人异知,不足以尽明。物有未体,则心为有外。我体物未尝遗;物体我知其不遗也。程顥:天人无间断。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莫非己也。程頣:天地人只一道也。一人之心,即天地之心;一物之理,即万物之理。天人本无二,不必言合。朱熹:天何尝大,人何尝小。天即人,人即天。天地之心,而人之极也。[久廬子]不能亲切体认,不足以知天人合一思想之博大。虽然,仍未究竟,盖自囿于儒统故。实情是,天地人物皆我之化育也。若无我,则复归于一。附:汉儒之感应,大小宇宙,则有二,异端也。

*  道与理,须辨。道是自动的,理则固定,毋宁说,理乃道之尸。理必合气。然则理气仍是二分,必一气流行,乃道之自显。

@  知行问题大抵可概括为:知行为二,知行并重或各有轻重,知行互发,知先行后或行先知后,真知必行或真知必行,知易行难或知难行易。及至阳明子,则知行合一,真知即是行。[久廬子]以上似已将知行说透,恐未必。行即致知,致知即行,举烛夜行也;真知即德行,德行即真知,澄明如如也。故曰:惟自明己,则知行一己,德备归真。所谓合一,仍是二分,知行皆在外焉,必觉悟而可以明知行惟我之知行,焉有分耶,无明故分而以为有分耳。另,此之谓知,惟知己也,知己而后可以明己,格物穷理修身只是数端而已。

*  韩非子-爱臣第四。云:爱臣太亲,必危其身;人臣太贵,必易主位。[久廬子]治人者无亲,惟亲民而已。治人者不贵,惟贵民而已。--又云:万物莫如身之至贵也,位之至尊也,主威之重,主势之隆也。此四美者,不求诸外,不请于人,议之而得之矣。[久廬子]既无求诸外,何必言威势尊贵。

*  信者无不信,自信也。有所信者必有所不信,反之亦然,非信者故。

*  人,必器而可以不器,未尝有生来不器者。

*  科普通常是一种知益,哲普大抵是一种麻痹,经普可能是一场灾难。

*  如果说思想是艺术,那么句子当为艺术品。

*  上帝是全能的,这不过是人的想法。若领悟我即上帝,当下明白,全能的这个词无非意味着永恒的欠缺。所以,唯一可能的,上帝的本来面目乃是自足者。在人的传说中,他曾造了亚当夏娃,那么必定是在他尚未觉悟的时候,否则无须此举。他按当时自己的样子造人,是因为他只可能造人,他还是一个人嘛。我想已经说明,基督教的上帝以及类似的东西都是欠缺的,而且是至大的欠缺,可以回收人类的所有欠缺。而且,亚当就是那个尚未成为上帝的上帝,他为自己的情欲编造了一个故事。

!  巍峨的体系大厦,固然令人肃然起敬,但残垣和碎块更能启发我的思想。我从未想要居住在这些庄严的建筑物,哪怕可以在顶楼占据一间视野开阔的总统套房。

!  世俗的教育,至少让觉悟迟了三十年。这是时代的损失而不是我的不幸。真俗两諦,乃指两种教育。天才必启以真諦,人则教以俗諦。这非是说天才与世俗无缘,而是:若明真諦,俗諦亦真。不明真諦,俗諦必乖。天才即是将世俗的规定性扬弃于自身而为绝对的自己。天才是无师的,也可说真师难觅,也可说无不可为师,意识到这一点,必天才无疑。

*  上帝的精神若安放于一具人体,将如何?恐非世人期待的那样,是一个可亲可信可求者。相反,乃是可怕者,一个异类,一个被孤立者。

*  在逻辑的笼子里,哲学很容易发展出自由的概念。然而,智慧在自由的时候,是不会想到自由的,智慧是自在的,处于成长的两端,蒙昧和圆熟。这说明,哲学是智慧自身成长的一个实验的环节,有意在自己编织的笼子里面劳作。虽然作为笼子的哲学不是智慧的墓穴,但事情往往是,关在笼子里的智慧反倒可能在笼子里觉得安乐,要做的事似乎也是无穷的,可以一再地细分和编织下去,总是有越来越多值得研究的问题。这样,笼子里的智慧成为哲学规定的东西,就象龙种在蛇穴里呆久了很可能一直会以为自己就是蛇一样。所以,智慧成其之是,只在于能否破茧而出,化蛹为蝶。

*  人性本善这种说法似乎比人性本恶好些,至少肯定人性之初,人所喜也。但这样的善只是与恶相对,实乃他者之好恶也,终究还是恶,因其无明故。这样一来,说人性本恶反倒更具真理性。然则两者皆乖!括言之,人性乃是至恶,自性则为至善。无明人性,觉悟自性,惟自明。

*  绝对精神一词,不是指存在着这样一种高高在上的自身实现着的精神--仿佛是基督教上帝的精神的发展,而必须把握为:我的精神必须达到自身的绝对,我的精神必须是绝对的,否则我的精神就还没有圆熟,甚至可能一直处于无明中。精神决不可以脱离生命自身。毋宁说,生命就是精神。而且,辩证逻辑的三段式不可能达到绝对,其切近的螺旋是无限的。黑格尔式的绝对精神只是一种奠基于阿波罗神庙箴言的理想,始终是异己的。精神达到自身的绝对,非知性-理性所能及,必待觉性的发动,生命的自身觉悟。

*  只有为中国思想所浸淫,才可能从西方思想中获得真正的教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