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73

因果性乐于表示肯定,
但我无需这种可疑的范畴包装我的生命。
我宁用射精来证明。
那些构成历史废墟的要素,一堆照片,一叠信,
一本通讯录,几件刻着某某名字的东西,
都化作灰烬了,随风散去了,留下一个历史性的空洞:
某个红彤彤的傍晚,我审判了这一切。
蜕变之蛇决不会炫耀脱下的陈皮,
还有种子,怎肯滞留于地下?
只有阳光结出的果实里才能得到另一粒,也许
旁边卧着一条嘟嘟的青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