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面孔
曾经熟悉
偶然遇见
有点名声
有点权力
我祝贺 没说
他们是树
长在某个地方
努力上升
止于所止
我想我不是
守候者
也不愿意他者
为我守候
除非自己守候
自己守候
幸运如彼
随遇而安
寻求土壤庇护
就地扎根
让自己繁荣
成什么
就是什么
可我不能
未知天命
我情愿漂浮
任风带我逍遥
直到某天
悚然洞明
我才肯发芽
是什么
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