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18

思想者
必须自觉毁掉
生成的一切
留下没法子毁掉的
故我无能体会
历史癖们的恋物趣味
对死情有独钟
可抓住的
只是僵硬的空壳
粘乎乎一团
真的 对所谓的过去
我不屑一顾
未来也不过是
过去的回响
我始终是个赤子
永远是个新人
岂能让不堪承受的
生命之轻
--败絮似的沉重
塞满心房?
即使在无梦的酣睡中
我也命令自己
保持生长
保持自刎的姿势
保持生命此在
我名之曰己
方生方死?☺
庄周仍踯躅生死之地
我没有死 所以
只能生生
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