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
无暇关注浮云
任其飘浮吧
如同艳丽之美
滤镜之作
刻意的
有意无意的
调情
不再令我分心
待我将此顿悟之灰
一切色颜之本
收进眼帘
那锐利之欲
像数之求
乃无明之忧
不如模糊
之真

在浮云那里
寻找象征?
徒劳
甚至无能赋予
某种意义
倒是背后的天空
乘变幻之隙
随阳光
透露纯蓝之常

脖子酸了

于是我的视线
落回地平线
这朴素的
不招摇的
安静的
坚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