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海岸
轻柔拍击
正午
丹佛放歌
振奋
安宁
我奇怪自己
好一阵子
喜欢醉鬼Waits
粗陋的叫喊
而我滴酒不沾
可想那时
曾片片泥泞
现在好啦
再遇此公
正气扑面
仿佛当下阳光
纯净
饱满
坚定
深情

那么
尊意如何?
我问那只小鸟
白羽红嘴之鸥
来自西伯利亚
刚从眼前掠过
急急冲向东方
无暇搭理

自由者
从不追求自由
不知其为何物
比如轻风
比如诗意
自然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