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34

下午,围墙里边,篮球架后面,
那棵长满绿叶的桃树下,举行了一次简短的葬礼,
为大黑,歌手大金动情吟唱过的那条老狗,
仿佛百岁老人,终于掉进新挖的深坑。
他在洗碗池旁边的泥地已躺了整整三天,
彻夜不停地呻吟着,哀号着,死的气息笼罩在
大院所有人的心头,也许除了那位蹒跚学步的赤子。
绿头苍蝇早已闻到味道,快乐地嗡嗡盘旋着,
一只斑鸠,莫名夭折在不远处。
罗汉李为他撑起一把遮阳的大雨伞,
盖上一条挡露的旧毯,还放了一盆充饥的清水,
朝夕相伴的母狗多多,挺着临产的大肚子,
仿佛压根没事儿似的,使劲摇着尾巴。
难道她该为此悲伤嘛?人类永远不能进入狗的世界,
只是一二旁观者,滥情地,惊悚地,故作镇静地,
想象着自己的末日,笨拙地排练着,
在大龙播放的庄严的哀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