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36

像一位不速之客,
从无意识的阴影悄悄闯入
这初春的阳光底下。
他友好招呼我。我们握手,
一点儿也没觉奇怪,仿佛久违老友。
我没问他叫什么,免得误会
我记不起他的名字。
不过没关系,总会弄明白的,
如果他不打算马上离开。
时间,为他的到来,
稀罕地浮现特别的直观形式,
就象眼前这些平常的物体
是光的感性表达。
很多要做的事,还有一些总要到来。
我没功夫闲谈,我正忙着,我说。
他笑笑,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意思说:我不是一个妨碍。
好吧,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