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亨利与琼
我看到那个作家亨利的老婆

亨利说她是个放荡女人
在角落那个欲望泛滥的酒吧
她搂着安跳舞
安是故事的作者
一个喜欢有生命的男人的女人
她把一切都记在一本
私密的日记里
琼对安说
我要告诉你一些事
免得你跌倒
我干过无数疯狂下流的事
不过我的做法高超
现在感觉清纯
你相信我吗
我信
我抢着替安回答
我说当然信
而且我还相信——
我伸手示意不让安插嘴——
你这样的女人
比有过无数疯狂下流想法的处女
更高尚
比干过无数疯狂下流的事却
觉得自己堕落的妓女
更值得尊敬
比一心只有上帝的修女
更可爱不但
男人无法抵抗你
女人也痴迷
而且——我犹豫片刻——
我觉得你丈夫亨利
是个混蛋
像你说的那样他
成不了你希望他成为的
陀斯妥耶夫斯基
只是一个用
你的身体和生命故事的
吃软饭的
无耻的
潦倒的
文痞——然而
你很爱他,fuck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