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
真的,曾经有过隆冬嘛?我只知道春天,
我听到周围的人都在说春天来了,于是我明白这就是春天了。
我看到粉红的樱花烂漫地开着,清澈的阳光热烈地照着;
一夜之间,我发现昨天的枝头布满了嫩绿的新芽。
如果可能,我想把冬天的一切统统带到春天,
而且不放过凝固的思想和冻僵的膝盖;
我想用三个八度的箫音叫醒那些还在春梦的
冬眠者,他们应该不会责怪我的。
谁可以,谁能够,谁忍心责怪春天呢?除了那些死者。
然而我还是听到千年古墓底下传来遥远的骚动和欢叫,
从我头顶上的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