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63

我说,竹管是我的肋骨,也是我的喉管。要不,
我的根源之气又将如何振荡我的心场,在虚空鸣响自由?
我说,这是我的生命之器。至阳之物。
如龙之逍遥,惟乾刚是主;如凤之展翅,惟坤柔堪和。
我说,这是我的命运之器。乾坤一曲,龙凤一吟。
若非天下一心自太极而来,若非长风大漠荒原其中,
那被有限禁锢的声音又将何等委屈凄厉破碎和沙哑啊。
于是我说,不能沦落在表演者和贫瘠者手里,
这独行者之器。这独行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