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64

我终于厌倦对他者的批判了,除了
我对我自己的批判,替代的恐是谅解与宽恕。
终有一天,我也将谅解他者一样谅解我罢;
终有一天,我也将宽恕他者一样宽恕我罢。
啊,那些在我的道路的视野中不断现身的他者,
我必得以批判的姿态捍卫我的尊重和爱慕。
但他者只是站在他者站着的地方,仿佛那些树影,
所以我必得以批判的姿态捍卫我的步伐,
因为他者似乎一直在默默召唤--来我这吧。
哦,难道我应该走近这些蓝色的闪烁者吗?--
我也许会追随拒绝我靠近的幽暗者。
我甚至宁愿他者是女人,迷人的裸体和笑容,
哦,那又将是怎样让我踯躅的处境啊。
我的批判又将是何等无力啊。--当心,
批判的无力决不会意愿取消欲求着的批判,
尤其当那些树影悄悄隐于黑暗,剩下我的影子。
我现在竟有些喜欢这个执着者了,因为我的影子
透露给我一个秘密:批判一旦失去本质,
爱就会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