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66

总有人想以文学塑造超人,
我意愿以我的生命显现我的思想,
我的生命就是我的思想。
我的生命和我的思想是同一者。
我的生命和我的思想,与我的意志是同一者。
缺乏生命支撑的思想会是什么?
没有思想引导的意志会是什么?
没有谁可以为异己者代言。
所以我的思想不会堆积概念,——
概念乃思想之尘垢。
我的思想也不生产乌托邦共同梦,
只有朕的道路,通向我的完成和果实。
但我的思想会有不可分的生命。
这才是彻底的质朴的平等。
孤独者啊,我的慈悲无能于抵达他者,
否则难道我应该为捐肾者默哀嘛?
我也无能于劝止囚笼的等候者,
自由的行情越来越糟了。
我更无能于救赎绝望的临终者,
夭折已写在他们脸上——
生命原是意愿看到欢欣的。
我当然无能于充当年轻者的导师,
我倒想用斯巴达克斯人的办法。
我该为此悲悯嘛,不,不,
我宁愿让没落没落得快些,再快些,
我甚至意愿降临从未有过的灾难,
张开无底的深渊,或许那样
还有觉醒。所以,我拒绝使用
一切邪恶的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