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68

过往的一切只是过往,
形形色色的,那些女人,琐碎的事,
微不足道的忙碌,闲言碎语,隐蔽的卑微的欲望。
这是他们的不幸?恐怕是我的,
我还无能为早熟的他们保持一种停留。
远方那些荒僻幽暗的山野,还有地平线那一边,
会有我的道路。我总是这样念叨,
以我过度的残缺和固执,维系和挣扎着。
于是我终于抵达,本来属于我的遥远领地,
姗姗来迟的节日,语调变得饱满,
我可以大声对自己说出:啊,
我会爱进入这世界的一切。
如果是女人,她必定是
一位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