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72

我感受着马丁的苦衷,在这个静默秋夜,
就像另一个秋夜,我感受那个呼唤超人来临的疯子
肉体的痛苦。语言不是语言,语言在语言之前,
语言作为语言,将语言从语言带向语言,他不停这样唠叨,
在关键字上打上无可奈何的叉叉。从这些回旋的
似乎无意义的反复,我看到此公深渊的痛苦,
这样一个思想者!可想他有多渴望他者的认同,
渴望在他者中间成为一个哲学之王,就像
尼采把自己当作通向超人的桥梁,查拉图斯特拉,
他把语言当成通向真理的桥梁。他仍是
一个需要他者喝彩的演讲者,还没有
成为充盈而必得自言自语的道说者。
他怎么能够要求他者理解他的语言呢?
他怎么能够这样要求语言呢?
我要减轻他的痛苦,于是
就会减轻我的沉重:——
语言不是语言,语言还是语言,
语言总是语言,语言存在,
作为本己的语言存在,
作为本己生命的存在
存在。

语言=本己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