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074

肢解过去有某种庄严的诗意,
仿佛焚尸灭迹,直到胳膊累得抬不起来,
好在我不需要对自己轻轻挥一挥手。
我早知道这一时刻终将来临,
我已准备太长的时间,从这里到那里,从那里又到那里。
明儿一早会有拾荒者翻弄垃圾箱的碎片,
但愿他们能找到想要的,譬如一只散光的眼珠子。
我只想留下从我的生命中长出的东西,
它们刚长牙,已学会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