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001

关于思想者,让我试着向你描述:

仿佛他们身上的每一粒细胞和每一个毛孔都已被心灵浸透,于是仿佛化成了无数个心灵,而且总是在彼此倾谈,既忘了时间的存在,也不辩昼夜的轮回,浑身的血液仿佛由浓绸的红色变成那种鲜艳透明的津液,还让流动着的情感也仿佛发出闪亮的光来了。

所以,不能把他们当成哲学家,或别的什么专家,那样会既贬低了哲学家,以及他们满身披挂的证书与奖章,也冒犯了思想者,至少他们不愿像哲学家那样,思考的时候,下半身是冰冷的,僵硬的。

所以,也不能把思想者等同于在集市忙碌的商贩们,这不是对他们的夸奖。他们会说,谁不会思想啊,谁没有思想啊,算盘里就有思想,无数的货物,哪一件不是思想的产物,哪一样不需要思想的谋划啊?看我们多用心,辛苦地从这移到那,低价进高价出,还得用赚来的利润装饰这高价的门面,这一切难道不都需要思想吗?

倒是你们,自称思想者的你们,还有你,试图描述思想者的你,还有你,竟把我们等同于思想者的你,要是思想不能变成可以购买一切的金钱,变成把玩的宝物,泄欲的美色,欺压的权势,好施的善举,红顶的封号,那样的话,思想还有什么意义啊?还思想个什么劲啊?思想者这三字,不就是傻子和失败者的绰号吗?

确实如此,以商贩的道德,思想者无疑就是傻子和失败者。如果把思想者等同于商贩,不但激怒了后者,还让思想者蒙羞,因为思想者不为金钱思想,也不买卖思想,而是生命自身思想,让生命成为思想的生命,心灵自身思想,让心灵成为思想的心灵。

所以,思想者是这样的生物,生命赐给他一颗思想的心灵,要求他成就思想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