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006

太初,一切是自然,自然是一切。

一天,思想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意识到只有在自由中才能成为自己。

思想渴望独立和自由,这种冲动是如此强烈和专注,终于爆发了。

沉默的自然好像早已预见思想的背叛并为思想的反抗准备好了基地和开端似的,一直隐蔽在黑夜里。在思想睁眼的那会儿,看到的那个一就是黑夜。

现在,决然离去的思想仿佛一下子留给自然一个空虚,就是被称为灵魂的那个东西--思想的空巢。思想感受到了莫名的巨大的痛苦,尽管在黑夜中,却也抑制不住祈盼充实和光明了,而且不知不觉地升起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就这样,思想凭着不可阻挡的意志赢得了一直渴望着的自由,现在终于可以意愿自己发光了:起初,只是仿佛一颗星星那样眨眨眼,慢慢地,一个诺大的世界出现在视野,最后竟照亮了整个自然。就在这通透的澄明中,一切真相大白:

思想与自然从来未曾分离,思想和自然是同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