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 里仁篇 第十六章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义利之辩,由是发端,从此,君子与小人,也成为道学家用来售卖的一对道德标签。然则,君子乃绝对者;与小人相对的君子决不是君子,与君子相对的小人也不见得就是那种小人。类似这类边见之争,只会在戏言中导向调和,即义被利化,利被义化,最终利即是义,义即是利,但毕竟是利,义也就转化为利,比如商贾、市场和广告。

君子,只有义的明觉,没有利欲的诱惑。常人反之,当然,他们也有所谓的义,比如庄子里的盗趾,也讲仁义礼智信。这是因为,君子明觉,一切无外,故也无内,惟义存焉;君子之义,不是常人判断事物的是非,而是本己的于众生的情义和于事物的义理,统之曰仁义。常人不然,一切都在身外,故有其私,必然求利,且以利喻其义,所谓义利。君子或常人,不可以相比,比则都是常人;而是自身成长的两个环节,在于觉与不觉,明与不明。君子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