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思录 0061-0080

0061 仁生义,人见理。义成礼,理为仪。礼是仁之义,仪是人之理。义则礼行,理故从仪。人之理,义之蔽;仁之义,理之明。仪,礼之名;礼,仪之实。礼随义变,移风易俗;仪因理固,抱残守缺。义是活的理,理是死的义;礼是活的仪,仪是死的礼。仪无义,理无礼。礼即方便,在己;仪为约束,在人。礼乃自由,仪如桎梏。仁者无仪,入乡随俗,每事问,是礼也。

0062 从现象上看,人生可分二截。前一段,我称之为人而仁;后一段,我称之为仁而人。两段的那个之间,不是指现象-表象-对象的物物之间,而是宇宙世界与私我分离的那条可以无限接近却一直未能跨越的鸿沟,刹那消失,浑然一体--本来就是一己。我称之为觉悟。佛家所谓的转识成智,渐悟或顿悟,智慧到彼岸,或是庸俗哲学所谓的量变到质变,我以为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情形仿佛在早晨的阳光中,自己从长夜多梦的酣睡中醒来,如刚降生的赤子第一次睁眼似的,此时当然是明明白白的。如果说人而仁还是父母所生的人身,那么,仁而人可以说是自己的重生,以智慧-灵魂-精神为种子,以人身为娘胎,自己孕育自己,自己生出自己,自己成为自己。在人看来,虽然还是这具平庸的人身,却已是仁者的化身,有着其大无外、含蕴一切的造化之心--此心。佛教称之为无漏。科学称之为宇宙。基督教神学所谓的三位一体,我以为也是这个意思。这是属人的伟大的思想,只是从未领悟-把握为自觉的生命--仁。人而不仁,只有上半截而没有下半截,上半截也是半途而废,未止于至善,未至于命,这就叫夭折,也叫原罪。用孔子的话说,是谓。终有一死,忧患不免,就是现世报,人间地狱

0063 安乐死,也许可以克服常人的痛苦和恐惧,也适合于禽兽。但真正可畏的,不是死,而是属己的天性-天命。因此,只有仁者,可以忍受人所不堪的痛苦,也可以从容自了。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0064 龙,仁之象;卍,仁之符。

0065 匹夫之勇是需要教育的,但仁者之勇则非觉悟不可。

0066 每当有所怀念和留恋,有所焦虑和郁闷的时候,自己总会提醒自己:勿违。我曾订制过一把短剑,现在留给孩子纪念,上面刻有秋阳朕心的铭文,就是用来动摇的时候直指我心。我想,仁者行于人间,既有此身,必有七情六欲,其与人的区别,唯在于能够自正自治,而不会自暴自弃。

0067 什么叫等待?不是守株待兔,也不是抱柱之信,而是仁道不违,一以贯之。这就是仁者的等待,自行其道,而不待异己的他者。仁道所之,皆我所待,一切皆化,成其之是。常人不然,有所待而有所等,所等所待无非是外在的人或物,其实就是私欲,虽或如愿,转瞬即非,又开始新的等待。人而不仁,就像戈多,总是在等待之中,全然不知是在等待自己,即觉悟。

0068 读论语久了,慢慢悟到一个秘密,那就是孔子说的话,不但自蔽之人作为格言信条而可以事之,且能上达而近于仁,悟性好的人则可以马上心领神会,甚至于觉悟。子曰:辞达而已矣。这就叫辞达。我想,即使对觉悟的仁者,也是很难的,听的人要么不能理解,甚至以为荒谬,要么为其所蔽,亦步亦趋,适得其反。所以,仁者行于人间,说好人话,就是仁道。后儒受禅宗影响,特别是宋明以后,如王阳明,喜欢区别钝根利根,似乎应该有针对性的两套说法,这种用意本身就是荒谬的,不是其人,焉知钝利?子曰:回也不愚;又说: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又说:有教无类。孔子往往是在答问中捕捉诲悟之机,如数次对弟子说:始可与言诗矣;又说:我叩其两端而竭焉。这是孔子说话的另一个秘密。什么是说话的艺术?这就是最好的例子。艺术,就是教化。这是仁者专属的功课修辞是仁者的特权。子曰: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就是这个意思。人而不仁,学文是很危险的,如果不能致仁,结果大概就是个舞文弄墨或耍嘴皮子的佞巧之徒。

0069 

0070 

0071 

0072 

0073 

0074 

0075 

0076 

0077 

0078 

0079 

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