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四章

不能想象
那圆熟的样子
生命早已向我暗示
山顶的视野
自幽暗的深处
也许只是那狡计
假传圣旨
灵魂还在囚禁
那残缺的
不怀好意的
恶作剧的
在我的记忆中
丢下痛苦和不安
徘徊踟蹰
钟摆似地撞击
两极之间
一会儿在地狱
向往天堂
一会儿又在天堂
怀念地狱
那如鬼魅的
难测的
不让我回头
也不让我停留
不让我问
也不让我沉默
不让我信
也不让我怀疑
没有阴影的澄明
是否显现
但生命知道
一切
一定的

那声音
盘旋至今
始终不肯道出
或许沉默
为它的形式
于喧嚣的耳目
欠足之欲
犹呼吸无意
旷野风之舒卷
没有涟漪
须垂下眼帘
那声音便充盈
便透彻
即神即佛
亦圣亦王
如此则何要赞美
甚或跪拜
作弄自信?
莫以为梦中
悉在此心
一切真

预感
一位不速之客
从无意识的阴影悄悄闯入
初春的阳光底下
他友好地向我招呼
我们握手
丝毫没有奇怪
如遇故旧
我没问他叫什么
免得误会
我不记得他的大名
不过没关系
总会弄明白的
如果他不打算马上离开
很多要做的事
还有一些总要到来
我没功夫闲谈
瞧我正忙着
我说
他笑笑
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意思似乎是
我不是一个妨碍
好吧朋友
我说

开端是一声wo
本来早就一直在wo的怀里
盘旋着酝酿着的
突然按捺不住喊了出来
wowowo
几乎同时黑压压的ren群
仿佛一下子从混沌静止中冒出来似的
晃动着身体跟着喊了起来
wowowo
在此起彼伏狂喜的叫喊中
不可逆转地开启了wo的创世纪
一切尚未命名
一切即将成为一切
原始的一幕此刻正显现在
我的梦里

如果
不能为传奇
还能做什么呢?
难道要我像那些末人
满足于小小惬意?
哦 算了吧
真那样不如
一头撞死在顶梁柱
那个洋疯子
如此这般描述的幸福
与我何干呢?
难道这个世界
还有比自己更可信
更真诚的东西嘛?
没有
绝对没有
否则我宁去信那上帝
至少它是无辜的
有一回他问我
统治一大群绵羊快乐嘛?
又一回我听到他在自言自语
做那些胸大无脑者的偶像
有什么意思啊?
我不能回答
但不妨有些同情
天可怜的
他本来可以是
一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