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风 周南

0001 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君子见女子采荇,又闻雎鸠啼鸣,想象自己有朝一日与淑女终成眷属。诗中采荇女子并非君子心仪的具体对象。全诗都是君子的美好愿情和愿景,而无实指。所以,字里行间,虽有琴瑟钟鼓之乐,却弥漫着淡淡的哀伤。这是由内在的向往而引发的孤独感,然又不失中和,所以为君子也。孔子说: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就是这个意思。那么,谁是君子淑女?仁者行于人间,男的就叫君子,女的叫淑女,就像周易的乾坤两卦,本来就是天作之合,同此一心,故为好逑也,不可与世俗的婚姻、男女关系相提并论。淑女天真清纯,广大幽远,就是君子的初心;君子先迷后觉,复归赤子,淑女终于德备。淑女,只有君子可以成之,君子也因此成己之是。君子-淑女,仿佛天地交媾,万物化成。然而,淑女不在勾栏,君子向来独行。人间诚非邂逅之地。所以,窈窕淑女,对君子来说,终是此心造化,心仪罢了。窈窕一词,说法很多,以深闺最切。

0002 周南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澣我衣。害澣害否,归宁父母。

归宁,流俗释为已婚女人回娘家探亲,源流在此,怕是人云亦云。归宁不必嫁娘,大抵是当时未婚女子嫁前离家而受教于女师,今见黄鹂飞集而生思亲之情,想要向老师告假,回家探亲。其情难抑,遂诉诸文字。喈喈之鸣,犹唤父母兄弟。至于毛序谓后妃之本,虽近之,不必后妃也。凡淑女,无不如此,孝之情也。由此可知采葛纺织制衣浣洗之类,乃当时女子必学的功课。此情此景,在纯朴之远古,恐怕习以为常吧。朱子以为德之厚,人之所难者。何难之有?如果真是后妃,那倒可能难了。

0003 周南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維以不永懷。
陟彼高岡,我馬玄黃。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
陟彼砠矣,我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流注几乎都以为妻子想念丈夫,似未妥。崔嵬高岗,虺隤玄黄,如果不是经常行役者,在家的女子,怎么可能有如此阔大的想象?而首四句是女子的日常,正是诗人所熟悉,所以想象采集卷耳的她此刻也无心劳作,佇立道边,盼望自己归来,可以说天地感应,心心相印,一体同仁。金罍兕觥,非寻常之物,可知诗人是一位富有教养的贵族男子。不得不离开心爱之人--必为淑女而能令君子如此思念--而远行,自有家国天下的使命,路途险阻,马仆皆病,艰难如此,所以特别思念爱人,以至借酒消愁,乃喻君子一志于道,不违天命。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又曰:君子固穷。就是这个意思。此诗可虚可实,或是诗人的单想思,亦未可知。

0004 周南樛木

南有樛木,葛蕌纍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蕌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蕌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如果以樛木比作君子,那么葛蕌就是小人女子。人而不仁,甘为臣妾,即如葛蕌。他们对于仁爱的君子,犹葛蕌之于樛木,纍之荒之萦之,无非私也,以至于君子如樛木似的枝干弯曲而承受葛蕌们的纠缠和压迫。虽然,天性所在,天命所之,樛木顽强生长,非欲去之而后快,乃喻君子仁道不违,一以贯之,成己之是,化成万物。这就是君子的福履,德备而有终,非是以他者的攀附为所谓的幸福。乐只君子,就像孔子说颜回的那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种乐就是樛木之乐,君子之乐,仁之乐也。易云:厚德载物。就是这个意思。而葛蕌之纍之荒之萦,小人女子或乐之。

0005 周南螽斯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螽斯羽,不就是螽斯。诗人见蝗虫翅膀扇动的样子而有所感悟。流注以为诗人以蝗虫繁殖能力强而祝福或赞美某人多子多孙,这是小人成见,不足为训,而且是笑话,拿什么比不好,非要用蝗虫比呢,几乎是侮辱了。诗中只有一只蝗虫,而不是一大群。而且这只蝗虫已被捉住了,诗人才好仔细观察它挣扎的样子。如果黑压压一大群,岂非蝗灾景象?那样又怎看得清楚蝗虫的翅膀呢?子曰:学而不思则罔。就是指这种人云亦云的解释。明白了这点,就知道诜诜薨薨揖揖是什么意思了。诜诜,求生之鸣也;薨,扑扇之声也;揖,扭动之貌也。于是诗人想到自己,为了子孙后代,必须振作起来,慎言慎行,刻苦修炼。潜龙勿用也。这就是振振绳绳蛰蛰的意思。

0006 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挑之夭夭,喻淑女待嫁之时,不但外貌美丽,且身心健康,朝气蓬勃。但这个宜字,却有讲究,只有君子才是淑女之宜,否则,不但不宜,或反受其害。所以,细读此诗,似有一缕淡淡的忧伤,弥漫其间。有人以为这是一首贺新娘的诗,怕是不合时宜。

0007 周南兔罝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兔,温柔胆小的生物,数量众多,民之喻也。肃肃兔罝,丁丁作响,施于中逵中林,喻民不可逃也。而赳赳武夫,如肃肃之罝,王侯以为干城好仇心腹,无非其鹰爪帮凶,可知治下民不聊生,失去自由,不敢言更不敢怒也。

0008 周南芣苢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歌述诗人采集车前草子之全程。有之,发现也;掇之,拾取也;捋之,捋取也;袺之,以襟兜之也;襭之,以袖贮之也。诗极简,只有一句,犹淑女之心,纯真无邪,且可体会诗人沉浸在这样的情景里。是否另有所思?大概有吧,但既不可言说,故也不必深究。流俗以为劳动群歌,如方玉润说今之南方妇女,登山采茶,结伴讴歌,犹有此遗风焉。果真这样,就没多大意思了。诗人之心,岂是田家女可以比拟?或众人闻而喜而歌之,但诗人非淑女不可。不拘泥文章辞句和现象事物,而体会诗人的真实情感,仿佛自己就是诗人,我以为是读诗三百的入门。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斯道就是仁道。且通常为草药的车前子难道也像茶树一样大规模密植吗?当时的人食用车前子亦如饮茶一般吗?据说古人以为车前子有助于女人生产,也许吧。

0009 周南乔木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乔木,高耸而无冠,路人不得借此休息。就像江汉游水的女子,不可随便搭讪。君子虽有求偶之意,或有心仪之女,然而不敢造次,而必秣马秣驹,礼仪足备,静待淑女,之子于归,君子之逑也。虽然,现在不过是诗人的单相思罢了。只有一丝哀愁,如江汉之水,滔滔不绝。这首诗,也是关雎的情思,因为君子向来独行,仁道不违,所以深信但常常是独自思念尚不知其所在的淑女,其中固然有未来的憧憬,乐而不淫,亦有其守候的孤独,哀而不伤。仁者行于人间,无论君子,还是淑女,大抵如此,很美好,也很寂寞。这样的心情,只有君子-淑女可以相印,人而不仁,恐怕是难以体会的。

0010 周南汝坟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鲂鱼赪尾,王室如燬。虽则如燬,父母孔迩。

流注多以为此诗是妇人思其离家的丈夫,后又欣慰,后又规劝,未妥。诗中君子,诗人必久已向往之;未见时,渴念如此深切,惄如调饥,犹大旱之望云霓,可谓无以复加;而今既得相见,不见他疏远我,嫌弃我。诗人感念不已,难抑其情,遂诉诸笔端。问题是,诗人为什么有这个担心?答案就在最后四句。盖当时王室政教暴虐如火,为官的君子必苦不堪言,而人民水深火热。诗人想必正仕于当朝,且一定与诗中君子相为知己,而那位君子自非寻常,能令诗人产生近乎臣妾的感情。不我遐弃,就是因为我父母孔迩,情形仿佛管鲍之交,那位君子不但深知诗人,且能体谅诗人的孝心和苦衷。有注以为诗中君子指的是文王,也许吧,但也不必。凡真君子,都是这样。

0011 周南麟之趾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麟,古传说中的仁兽。据说有蹄而不踢,有额而不牴,有角而不触。诗意很明显,诗人以麟为喻,希望家人、族人乃至国人,学以致仁,成为仁者一族。非是流注以为的那样是实写,以麟赞美当时的统治阶级,恰恰相反,诗人见其委靡不振,骄奢淫欲,欺压人民,不仁如此;作者大概是其中一员,痛心疾首,不敢大声疾呼,所以于嗟不已。韩诗以为美公族之盛,正义所谓关雎之应,莫名其妙。

周南共十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