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集 0026-0050

0026 伟大的雕琢?从来没有。

0027 如果站得足够高,那么一切褒贬都够不上了。

0028 我对任何形式的跪拜有着先天的憎恶。人类的膝盖太灵活了。

0029 何谓噪音?无主之声,无明之音。

0030 高处的谦逊,在低下者眼里,仍是不折不扣的蔑视。

0031 凡宗教都有一种鬣狗的本能:对腐烂的东西特别敏感。

0032 刻薄,是柔情的必要准备。

0033 站在巨人肩上?我只是挺立自己罢了。

0034 对我的肠胃来说,被人宣布为谬误-异端的东西,也许是最有营养的。

0035 出殡,让我想到死的剩余价值。

0036 我从愚人学到的,比聪明人要多得多。多乎哉,不多也。

0037 阅尽三藏十二部,不如推倒重来。

0038 少年也许需要信仰,但我不能同情老者皈依宗教。

0039 山顶无需山脚证明。山顶不是对山脚的否定,而是山脚的自身实现。

0040 萤火虫无意挑战黑暗,它自身的世界,通体澄明,没有阴影。

0041 比起信徒,异端更爱真理。

0042 对一切专业,我都是业余的。对一切宗教,我都是异教徒。对一切主义,我都是扬弃者。对一切职业,我都是临时工。

0043 我是复数,单数的复数,复数的单数。

0044 不是没有完美这回事,而是没有对所谓完美的测量。

0045 我把自己放在万物中间,在最卑微的地方,找到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

0046 圣贤的生活,一定是贫穷的,否则,人人都要争着去做圣贤了。

0047 活着,我一定在路上。我不知道终点在哪。

0048 杨白劳的红头绳,此心有大美。

0049 置身于属人的精神财富,我有一种拾荒者的感觉。

0050 读书于我,犹愚公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