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集 0151-0175

0151 活生生的东西,可以消灭,而不可能占有。

0152 既非仰视,也非俯视,何来平视?正视而已。自视而已。

0153 文学是活的历史,历史是死的文学。

0154 好学者,一草一木皆是良师;不好学者,良师在侧,也如一草一木。

0155 伟大令诅咒痛苦,要是没有伟大,诅咒将何等落寞。

0156 排队领取赠品,与小贩讨价还价,摘取路边的果实,这类事,我是不会干的。

0157 苍蝇嘬吸尸体,对于无畏的战士,乃是一种真正的光荣。

0158 婴孩走路,不是大人的功劳。生而为人,是一定要站立走路的。

0159 我总是写下千言万语,到头来只剩下只言片语。我欲无言。

0160 阅读某人全集,是我的敬意,也是我的告别。

0161 我常提醒自己,现在以为废话的东西曾是我以为真理的。

0162 本能的反抗不是斗争,斗争是有意识的,在某种程度上,是自觉的。

0163 真正的作家,一生只创作唯一的作品,那就是自己。

0164 不欺骗读者,已经是对读者的一种欺骗。

0165 宣传、广告和谣言,有区别吗?

0166 愤怒,往往是爱的强烈表现,就像暴风雨是上天的爱情。

0167 与其卖个好价,我宁为深山宝藏,海底明珠,一万年后,海枯石烂。

0168 高贵的东西,必有自我隐匿的本性。

0167 巨大的安慰来自这样一个事实:上帝是是绝对孤独的。

0168 自由,可以与夺吗?我感到最不自由的时候,我也知道自己是自由的。

0169 深刻的东西总是从裂隙--那个之间--产生,比如无为寺的这眼泉水。

0170 我不教育任何人,我只教育我自己。

0171 我不能为某个人活着,也不能为某些人活着,也不能为大多数人活着,我必须为全体活着,我的意思是,我为自己活着。

0172 一个人是否觉悟,不在其对他者的影响力,而是不受他者的影响。

0173 可以否定人生的意义,但绝对否定不了我活着这件事。

0174 既然我认得那是一只鸟,那么我就是那只鸟。那只鸟不但是我的发现,也是我的创造,也是我的化身。

0175 我不知道释伽牟尼是不是佛,不过我知道,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