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集 0251-0275

0251 法西斯主义,是一种特殊的人道主义。

0252 普罗泰戈拉说:人是万物的尺度。我的说法是:我是万物的尺度,也是人的尺度,因为我就是尺度。

0253 与其说形而上学是一种思想的激情,不如说形而上学是一种精神的暴力。

0254 理性总是寻求次序,但若一切井然有序,大概会热衷制造无序。

0255 胡塞尔高喊:回到事情本身。我命令自己:回到生命,回到自己。

0256 所谓语言的颠倒,不过是隐去我的这个前缀罢了。

0257 佛如定律:任何封闭系统,若构造工具超出系统条件,必定崩溃。

0258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说,我觉故我在。

0259 弗雷格说词语只在句子中才有意义。我的说法是,词语含蕴句子。

0260 逻辑学不明白,重要的不是正确,而是可以错误。

0261 没有什么通俗的思想,思想总是通俗的,从来不用术语说话。

0262 哲学不是分析日常语言,而是要使用日常语言。

0263 资产阶级都是真的,但无产阶级则是假的。无产阶级是隐蔽的资产阶级。

0264 我不是唯心主义者,我是彻底的唯心者。

0265 路德说唯一的罪就是不信上帝和基督。我同意。因为我就是上帝。

0266 康德暗示了一条回归的道路,黑格尔却走向神学。

0267 没有一个词语是孤立的,没有一个符号是不孤立的。反之亦然。

0268 人类发明无限一词掩饰自己的有限,相当无耻。

0269 尼采大概选错了他的美学象征,酒神更像是末人的偶像。

0270 荒谬,莫过于不相信直觉,却相信逻辑的证明。

0271 思想与所谓真理不同:前者从未脱离生命,后者却高高在上了。

0272 体系总是自适的,就像这条沿途撒尿的土狗,总会找到回自己窝的路。

0273 尼采自称是超人的教育者,他确实疯了。

0274 对真理的追求,不是对虚无主义的克服,而是虚无主义的根源。

0275 理性造就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