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集 0276-0300

0276 有伟大的思想,但不会有伟大的论证。

0277 黑格尔说:哲学必须避免成为启示性的东西。我的想法刚好相反。

0278 耶稣和苏格拉底的殉道有着相似的污点,前者是复活,后者是灵魂不灭。

0279 凡用逻辑构造的体系大厦,我只愿意在门厅呆上一小会。

0280 哲学只是名相的游戏,然其野心却是要为精神立法。

0281 戈多问我:你在等谁?我说我在等等我的我。

0282 在实验室里重现自然,可能吗?自然没有实验。实验就是自然。

0283 从欲望转向对欲望的欲望,这就是所谓的现代性。

0284 废墟通向自己,而不是通向彼岸。

0285 理性是迷信的克星吗?我看倒是迷信的祖宗。

0286 在猴子身上研究人性,在凡夫身上研究天才,这就是科学。

0287 半神是什么东西?非人非神,这是最不幸的。

0288 用术语的体系包装浅薄的观念。这是奸商的做法。

0289 知识分子只是过渡性的,其高级形态,可称为精神分子。

0290 我很想称科学家为艺术家,但他们恐怕自认为是理性的卫道士。

0291 希腊神庙箴言:认识你自己。我的说法是:成为自己。

0292 时间,就是我在原始森林中见到的那只可乐罐。

0293 即使科学证明上帝存在,也不妨碍我过无神论者的生活。事实上,我过的是神性的生活,也就是孔颜的生活。

0294 精神的没落,总是先表现在语言的滥用上。

0295 理想主义者的一切罪过,在我这儿都是可以得到宽宥的。

0296 柏拉图说:哲学是死亡的练习。我想说,哲学是思想的坟墓。

0297 我说出我的真理。如果我说出的是他者的真理,那是不可原谅的。

0298 直觉主义的问题,是把直觉弄成了一种主义。

0299 维特根斯坦认为语言是思想的边界,然而问题在边界之外。

0300 现象的本质,仍还是现象,本质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