卮言集 0301-0325

0301 思想总是自由的,但言论不可能是自由的。

0302 康德把自己的工作比作哥白尼式革命。呵呵,任何颠倒都不是革命。

0303 总有股力量阻止我读犹太人写的东西,它来自生命对犹太性的排斥。

0304 权力在斗争中有其本质,放弃权力才是至高的权力。

0305 他妈的是卑劣的,你妈的才是好汉。

0306 尼采式的超人,是对人的侮蔑,也是对神的侮蔑。

0307 元宇宙,不过是平行世界的另一说法,人不可能超出自己的世界。

0308 再完美的乌托邦,对猪来说,也只是豪华的猪圈。

0309 语法,是对语言的统治,因此是对思想的统治,对人的统治。

0310 贝克莱说:存在即是被感知。我的说法是:感知即存在。感知感知感知。

0311 克罗齐说:一切史都是当代史。我的说法是:一切史都是我的历史。

0312 所谓物质,是最抽象的东西。

0313 我是这样一种无神论者:我就是神,别无他神。

0314 我在海德格尔身上花了很多时间,但只记住他的小木屋,还有删除线。

0315 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包含了一切语言的要素。

0316 无政府主义,应该成为政治家的良知。

0317 科学,是占卜的特殊形式。

0318 雅斯贝尔斯所谓的轴心时代,只有最蠢的中国人才会当令箭挥舞。

0319 亚氏有形式逻辑,康德有先验逻辑,黑格尔有辩证逻辑,我有生命逻辑。

0320 革命,继续革命,不断革命,革命到底。这就是人权。

0321 上帝被表象为对象,已是大不敬。何况命名?何况论证?何况代言?

0322 斯宾诺莎的几何伦理学,也许适合智能机器人。

0323 叔本华知道世界是我的表象,惜未明白世界是我对自己的表象。

0324 克服了的虚无主义,还是虚无主义,更严重的虚无主义。

0325 尼采的强力意志,就是私欲。